俄体操队总教练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训练基地关闭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政治学教授马修·鲍姆(Matthew A. Baum)发现,“聚旗效应”的根源在于独立派人士,而且当国家陷入分裂或经济恶化时,“聚旗效应”会更加明显。

当被问到“美国防疫工作是否起步较晚”,彭斯表示:“事实上,如果中国更愿意提供帮助的话,我们的情况可能会更好。中国在新冠病毒问题上比过去15年在其他传染病问题上更加透明。但现在看来,疫情可能在早在全世界去年12月知道中国正在应对这个问题之前,或许在更早的一个月前,就在中国爆发了。我必须告诉你,在领导这个特别工作组一个多月后,我不仅为特朗普的领导力感到自豪,而且为向总统提供每一步建议的所有人感到自豪。”

2020年美国大选民主党参选人、前副总统拜登也在美媒NBC的节目中表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是典型的美国人反应,每一次面临重大危机,总统的支持率都会上升。”

美国学术期刊《政治杂志》指出,政治界针对“聚旗效应”有所质疑,担心总统制造一场国际危机,分散民众对国内事务的注意力,防止国内问题对其支持率造成冲击。【被批疫情防控不力 彭斯试图把锅甩给中国和美疾控中心 美国网友不买账】当地时间4月1日,CNN发表题为《彭斯试图将美国对新冠疫情应对的任何延误归咎于中国和美国疾控中心》的视频和文章,称彭斯意图把特朗普政府应对不力的批评甩锅给中国和美国疾控中心。

“聚旗效应”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任内也发生过。2011年5月,“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被美国军方击毙。奥巴马当时的支持率上升了7个百分点。

两周之前,英首相约翰逊抛出“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的策略,受到世卫组织和百名科学家的质疑。在遭致各界批评后,约翰逊3月16日表示,全国需要实施严格的防疫措施,人们应该尽可能居家办公。时隔一周,管控措施进一步加强,他在电视讲话中宣布,从23日当晚开始,民众必须停止一切不必要的外出,为期至少3周。这是英国自二战以来宣布的最严“禁足令”。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支持率一度创下任期内的最高纪录,原因何在?

历史上,“聚旗效应”不断在美国总统身上应验。在古巴导弹危机中,时任美国总统肯尼迪的支持率在1个月内从61%升至74%。2001年9·11事件发生,时任美国总统布什9月的支持率为51%,当年10月支持率飙升至85%,上升幅度创纪录。

“聚旗效应”从何而来?

研究战争和冲突的国际学术期刊《Journal of Conflict Resolution》刊文称,关于形成“聚旗效应”的原因,学术界有两个说法:其一,危急时刻,美国公众将总统视为民族团结的焦点;其二,反对党在危机中如果选择支持总统,媒体就鲜有报道政治冲突,从而使公众认为总统表现良好。在这两个说法中,前者受到更多专家学者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