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见的解放军霰弹枪射击训练
来源:很少见的解放军霰弹枪射击训练发稿时间:2020-04-03 09:39:39


△ 当地时间3月23日深夜,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部分等待转运至隔离点的欧洲入境人员躺在座位上休息。

10分钟车程后,我们到达了一个名为ORA的酒店。

晚上12点半左右,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

当时的巴黎,从3欧元飙升到9欧元一个的口罩也已经断货,大部分公共场合基本没人戴口罩。

△ 当地时间3月22日,法国巴黎,上车之后,我所在的车厢中,总共只有两位乘客。

经过了三四十分钟的等候,我终于来到检疫窗口前,在提交了事先在飞机上填好的健康信息和入关信息后,工作人员示意我通过此处,再排队进行下一轮检查。

工作人员给我换了蓝色的机场挂牌后,带领我和身边三四位有症状的旅客一起来到写有“强化限制区”(Enhanced restricted area)字样的区域。洗手消毒后,我们各自戴上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做防护。

据奥地利卫生部网站消息,截至30日15时,奥地利共进行了49455次新冠病毒检测,累计确诊病例9377例,24小时内新增841例,累计治愈646例,死亡108例。

△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上9点,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机场工作人员为我们送来行李箱的同时还带来了晚餐——韩式汉堡和可乐。

△ 当地时间3月23日,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工作人员为旅客测量耳内温度。我的温度是37.3摄氏度。